廠商協會網

美國悲傷的孤獨:歐洲的穆斯林化和西方的衰落

來源:wisdomgroup    發布時間:2018-12-09 17:13:49

义乌期货配资 www.855034.live


《America Alone: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


標題的意思是說"我們知道的這個世界"的結束,西方世界的結束。


此書作者Mark Steyn是美國保守派,支持共和黨,支持伊拉克戰爭。我發此讀書筆記并不表示我贊同其觀點。完全是開卷有益,美國右派的思想,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是陌生的。但我確認為作者所講述的問題是真實的而且是嚴重的。我理解這本書最主要的思想并不是人口,或者伊斯蘭,而是西方文明的衰落。對于歐洲福利制度,社會民主主義,這一套東西,讀了此書我們會有一個 second opinion。對于美國為什么允許一般人持槍之類的問題,我們也會加深一點認識。



Prologue



現代人總覺得應該擔心一些事情,he feels good about feeling bad。有什么事最值得擔心呢?


-核大戰么?那是上世紀80年代以前大家擔心的事情,那時候大家對核大戰如此擔心花樣百出,結果證明核大戰的擔心根本是多余的。


-全球變暖?是,Gore整了個An Inconvenient Truth,可是海平面上升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發生。


但眼前就有一個重大?;何鞣轎拿骺煲Я?。


其實說到全球變暖這樣的"預言",歷史上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類似的:


-1968年資深科學家 Paul Ehrlich 出暢銷書預言1970年地球上數億人將死于饑荒;


-1972年Club of Rome的研究表明世界將于1981到1993年把金屬等資源消耗光;


-1976年Ponte預言新的冰川時代;


-1977年卡特總統預言十年之內石油消耗完畢。


以上這些都沒發生。這些人被稱為doom-mongers(世界末日販子)。


然而從1970到2000年有一件事情是真實發生了的:發達國家人口從占世界總數的30%縮小到剛過20%,穆斯林世界總人口則從世界總數的15%增長到20%。


1970年穆斯林以外沒有多少人拿伊斯蘭當個大問題,然而今天它是全球性的。911并不是"the day everything changed",而只不過是揭示了早就改變了的世界形勢。這個形勢的改變是由三個因素組成的:


1.人口減少;


2.發達西方社會民主國家的不可持續性;


3.文明社會的衰竭。


People Power


有人力才有一切,而且還必須要有年輕人,你才能干大事情,比如鬧革命什么的。關注"中東和平進程"的人是否注意到一個事實:加沙地帶人口年齡中位數是15.8歲。一群失業,沒受過教育的小孩,你怎么讓他們有理性?不考慮這個因素怎么可能解決巴勒斯坦問題?


與此同時歐洲的情況則是缺孩子。維持一個社會人口,需要的生育率(平均每個婦女生幾個孩子)是2.1。現在歐洲,希臘是1.3,意大利1.2,西班牙1.1!相比之下美國正好2.1,新西蘭略低一點。


現在為什么到處都是穆斯林在惹事?因為人有人力。1970和1980年代,穆斯林世界在努力生孩子,而西方世界仍然在愚蠢的說什么人口過剩資源不夠?;?。Diamondd的書《Collapse》,好像什么社會崩潰都跟砍樹有關。其實錯了,不是tree,是family tree,是孩子。俄羅斯人口逐年減少國家都快完了,跟樹有關系么?


Welfare and Warfare


歐洲的人口減少,與歐洲國家這種社會民主主義的福利制度能否持續下去密切相關。在美國政客們辯論的是福利把太多債留給子孫,歐洲的情況則是根本沒有子孫來替你還債。


老齡化 + 福利 = 你的災難


年輕 + 意愿(will) = 任何敢擋你的人的災難


意愿,是一種文化概念。比如說非洲人就沒有意愿,因為他們并不認為自己是"非洲"人,他們認為自己是自己部族的人。伊斯蘭是有意愿和年輕,歐洲則是老齡化和福利。歐洲人口減少沒有人來維持福利,只能引進移民,而移民來的大多是穆斯林:沖突不可避免。


Fighting Vainly the Old Ennui


歐洲的真正問題在于大政府。從搖籃到墳墓,什么都有政府管,人民根本不想依靠自己,沒有自信。冷戰本來是歐洲和美國的共同勝利,但很少有歐洲人為此感到高興,因為歐洲人本來也沒在其中做出什么貢獻。相反蘇聯的解體只是加快了整個歐洲的衰弱。


伊斯蘭恐怖分子跟歷史上的"印第安恐怖分子"截然不同,他們直接進入你文明城市的腹地,他們有現代化技術,甚至核武器?;刈櫓強綣?,全球化的,連鎖的,甚至外包的。面對這樣的敵人,歐洲人有軍事上的優勢,但是沒有這個意志去與之作戰。


西方軍隊看上去像強壯馬,但是如果你不敢用這個軍事力量,人家就當你是弱馬。這不僅僅是歐洲,美國也有這個問題。


現在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全世界都討厭美國。本來是正常的,因為所有強權都招人恨,但是大家恨美國的原因很奇怪:比如穆斯林恨美國的脫衣舞,歐洲人恨美國反同性戀和墮胎,等等,世界人民恨美國的可樂,漢堡,美國什么都不對。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可能是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非帝國的超級大國。美國幫助歐洲防務,結果歐洲人自己就不想搞防務了;美國樂于在聯合國分權,結果這個措施也沒有給自己帶來朋友。


作為一個強權,美國的真正問題在于自己的意志不夠。美國一個常見體恤衫上寫著"These Colors Don't Run",然而美國從戰場逃跑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從越南,從伊朗,從索馬里。世界其它國家已經開始懷疑美國的力量。在越南,美軍死了5萬人才撤退,現在在中東可能只需要5千,也許下一次戰爭50?或者根本不考慮?


整天想著" exit strategy"的國家不叫強權。有力量不用,就好像你有一輛法拉利卻因為害怕路上有坑洼而不愿開出去一樣。


Alternative Realities


歐洲穆斯林化的進程可能是和平的么?法國天主教堂變成清真寺,英國酒吧禁酒,荷蘭同性戀俱樂部轉移到舊金山,但其它生活不變?可能么?不太可能。因為伊斯蘭國家是最不自由的國家。不是宗教問題,是歐洲要不要重新回到中世紀黑暗時代(Dark Ages)的問題。一定會有人指責說這些防止穆斯林化的思想是種族主義,其實不是種族,是文化。對美國來說,"war on terror" 很大程度上是在本土以外,中東沙漠里作戰,而對歐洲人來說,這是一場內戰。


很多人指責美國是"帝國主義",而作者認為很遺憾美國還真不夠帝國主義。帝國主義應該是你理解自己的偉大不是偶然的,你應該把你的成功秘訣傳播出去,而不是像現在美國這樣在聯合國里面跟古巴蘇丹平等投票。西方有力量但是沒有意志。長期來看情況就更不妙:雙方勢力人口增減,歐洲福利體系的破產,以及穆斯林化的歐洲必將導致美國失去更多盟友。


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大多數doom-monger 給出的解決全球變暖之類的"末日?;?方案都是加強政府管理,都是大政府。但作者認為解決與穆斯林文明沖突只能靠人民自己。是小政府。


如果不這么辦那就是歐洲的那一套,現在歐洲對伊斯蘭步步退讓:丹麥諷刺圣戰的漫畫被禁止了,因為"敏感性"(sensitivity),這就是大政府。在政府"敏感性"的縱容下,伊斯蘭在歐洲日益強大。好多荷蘭人受不了都移民了。



第一章 The Coming of Age: Births vs Deaths



21世紀早期最重要的事實是除美國以外幾乎所有發達國家,加拿大,歐洲,日本的人口都迅速老齡化,美國很快就會發現他的伙伴們都老死了。


老人并沒有錯,但是只有年輕人才有創造力。對國家來說,老齡化是大政府的災難。與歐洲和加拿大相比,美國算小政府了,但美國的社會保障體系假設到2075年人口比現在增長30%,而且即使這樣,在2017年以后也是赤字運行。美國尚且如此,你以為出生率只有1.1但是政府什么都管,福利體系大得多的西班牙會怎么樣呢?


第三世界國家的出生率也在下降,但這里是誰下降的最快的問題,是最后剩下的人通吃。何況歐洲人還指望別人移民過去。十年之內歐洲就會穆斯林化,其政治-文化特征將徹底改變。14世紀的黑死病曾經使歐洲減少1/3的人口,而現在情況則更加嚴重,而這一次是自我選擇的。


The Math of the Map


人口統計可以解釋很多,比如說90%的事情。


-比如法國總統希拉克為什么不愿參與伊拉克戰爭?法國城市人口30%是穆斯林,大多數很年輕,而且很多失業的,正是鬧事的好時候。80年代人們擔心的"黃禍"(Yellow Peril)根本沒有發生,日本也沒有崛起,因為他老齡化了。同樣道理中國能崛起么?不能。因為中國將未富先老。


-為什么波斯尼亞崩潰甚至導致大屠殺?因為二戰以后塞爾維亞人口比例從43%降到了31%,而波斯尼亞穆斯林人口則從26%增長到了44%。民主時代沒人能抵擋人口構成的威力,除非內戰。


-2006年一家丹麥報紙發表了幾個漫畫家關于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結果引發"卡通圣戰"事件,抗議,訴訟,死亡威脅,暴亂等等。這都是人口比例的問題:也許每個網絡博客都會支持丹麥報紙,但只有500萬人寫博客??墑橋分弈濾沽值墓俜絞質?000萬。鹿特丹40%人口是穆斯林,比利時最流行的男孩名字是默罕默德。


為什么現在這個世界被西方文化主導,為什么英國價值觀,英語這么流行?因為19世紀英國是第一個真正降低了嬰兒死亡率的國家。這導致英國人口基數不大的情況下增長很快,使得他有富裕人力去占領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乃至印度,非洲,世界各地。而現在15歲以下人口占總人口比例,英國是18%,美國21%,沙特39%,巴基斯坦40%,也門47%,正如上世紀英國做的,現在該誰把多余年輕人口派往全世界了?設想一下各國議會和最高法院按照也門價值觀來運行的是什么局面。


人口減少問題遠遠比什么環保問題重要得多。最寶貴的資源是人,不是石油。現在根本不是什么人口過剩,而是社會自殺?;繁V饕逭咄耆氰餃擻翹?。


The West Runs Out of Stock


出生率最高的幾個國家,尼日爾7.46,馬里7.42,索馬里6.76,阿富汗6.69,也門6.58,他們都是伊斯蘭國家。


西班牙社會黨在2006年曾經提案給猩猩人權,因為猩猩跟人的基因有98%左右是一致的。作者調侃說可惜西班牙人不具備那猩猩的2%的基因里包括繁殖基因。到2050年,意大利人口將減少22%,保加利亞36%,愛沙尼亞52%,甚至更多。一個有意思的事實:2004年美國大選,選了布什的州出生率比選Kerry的高12%,其中有西班牙語系移民的功勞。但即使是白人婦女,美國也在1.85左右,高于加拿大和歐洲。這樣歐洲和加拿大只能用引進移民的辦法來把社會維持下去。


西方世界把制造業外包,等于把自己的孩子也外包,等于把未來外包了。即使是這樣也維持不了多久,世界總人口也在減緩增漲,2050年到頂。你想吸引高素質外來移民,但可能不久以后高素質人才會非常難找,因為中國人和印度人可能覺得何必非得去加拿大呢。


East Meets West


伊斯蘭教不是一個簡單的宗教,他有很強的政治性。穆斯林移民不是被歐洲同化,真實情況是歐洲被穆斯林移民同化:法國游泳場的浴室分男女了(這一點沒看明白,難道本來不分么?)澳大利亞醫院餐廳現在不提供豬肉了。歐洲受影響最大的還是左派,比如說女權主義者。一個本身不是穆斯林,但有很多很多穆斯林鄰居的法國女人出門,也要帶頭罩。


可蘭經是一整套生活方式,杜絕一切好奇和問題。聯合國統計,2002年一年內被翻譯成西班牙語的書籍,甚至超過上千年內翻譯成阿拉伯語的書籍的總合。伊斯蘭國家不可能登月或者發明互聯網。他們不都是極端分子,但是2006年的調查表明,只有17%的英國穆斯林相信911跟阿拉伯有關。作者2002年走訪中東,發現很多阿拉伯人同時相信兩件事情:a,911是以色列摩薩德干的;b,911是穆斯林的勝利。



第二章 Going…Going…Gone: Demography vs Delusion



這一章分析社會面臨人口減少的三個不同類型:日本,基本不存在移民問題,就好像實驗室條件下的老齡社會;俄羅斯,未來前途取決于跟鄰居中國的關系;歐洲,客人們已經準備取而代之了。


2005年開始日本死亡人口開始超過出生人口。這是一個最純粹的人口減少模型:沒有移民,沒有少數民族,就是日本人。日本這么擁擠減少點人口難道不是好事么?但政府面臨社會保障和勞動力方面的問題。


-產科醫生減少了,不夠了。明知孩子越來越少的情況下醫學院學生誰愿意學產科?比如在Oki Island,人口并不少有17000,但產科醫生只在每周一工作,你想生孩子得準時,不然就得坐直升飛機到外地生。


-孩子不夠怎么辦呢,日本人發明了人工智能孩子,成年女人的玩具。玩玩具?由此可見在社會民主主義國家,成年人本身就是他們所沒能生出來的孩子。


-沒有年輕人誰來照顧老人,誰來工作呢?機器人?或者給索尼公司發克隆執照么?


七十年代出生的日本女人中的51%到了30歲還沒有孩子。


Red Sales in the Sunset?


俄羅斯人口在1992年達到頂峰,148m。到2015,人口將減少到130m,到上世紀末減少到50m到60m,最差的估計是到2050減少到85m。俄羅斯的出生率只有1.2,而70%的妊娠都被中止了!一部反墮胎的美國電影,The Silent Scream,在俄羅斯電視臺播放的結果是,大部分女性觀眾被美國先進的醫療設備所吸引,認為以后做墮胎手術最好能去美國做。


-對于2000年出生的俄羅斯男子,其預期壽命只有58.9歲,女性壽命則與美國相當。俄羅斯最致命的傳染病是肺結核。而其HIV感染率增長世界最快,俄羅斯5年內HIV陽性的人數超過美國20年總和,據說總人口的1%被感染了。


-俄羅斯甚至沒有足夠兵力守衛邊境,這種情況下怎么防治核擴散呢?


-俄羅斯的確有些地區生育率不低:伊斯蘭地區。


非洲有艾滋病問題,中東有穆斯林問題,北朝鮮有核武器問題,俄羅斯同時有這三個問題。


俄羅斯資源多人少,中國人多資源少,那么……其實俄羅斯還可以幫助中國解決光棍,一方是女多男少一方是男多女少,這個……


基地組織認為并不是美國拖垮了前蘇聯,是他們在阿富汗拖垮了蘇聯。俄羅斯最終很可能四分五裂,導致世界上多出幾個穆斯林國家,中東核武器化,而且他的一部分領土會被中國取走,這樣就是一個更強大的中國-所有這些都是美國最不愿意看到的。以前俄羅斯覺得阿拉斯加反正也守不住,干脆賣給了美國,現在能不能把西伯利亞給中國呢?


中國和俄羅斯也有穆斯林極端主義分子的問題,不過在作者看來,這兩個國家目前打算主要讓美國來跟伊斯蘭扛。


Les Feuilles Mortes


1775年弗蘭克林給英國國王寫了一封信:"你們英國花了300萬英鎊才殺死我們150個美國人,相當于2萬英鎊一個,而與此同時我們這邊又出生了60000孩子……"


弗蘭克林有點說過了,其實當時很多在美國的人為了能繼續效忠英王寧愿搬家。但其他人的自我認同則是"美國人"取代了"英國人"。那么現在歐洲人的自我認同會不會從法國人,比利時人,荷蘭人變成穆斯林人呢?誰強才會認同誰。南亞的溫和穆斯林已經變成了極端穆斯林,尼日爾從非穆斯林社會已經變成了半穆斯林,歐洲呢?民主社會,人口的變化直接左右政治格局。


2005年底法國發生穆斯林騷亂,媒體報道的時候不敢用伊斯蘭這個字,把暴亂者稱為"青年"。不過這也說明問題,穆斯林的優勢就是有青年。如果看人口統計,法國只有10%的人口是穆斯林,但問題在于不是均勻分布的。城市里面45%的青年是穆斯林,街頭械斗誰吃虧。2006年比利時一個54歲的火車列車員在上班的公共汽車上被6個"青年"毆打致死,結果車上其他人40來人沒人敢管,事后居然只有4個人敢于接受調查。比利時人怕穆斯林"青年"。


The Rain in Spain


歐洲大陸的911是2004年3月11日的馬德里。正好在西班牙大選之前,系列火車爆炸案殺死了至少200人。前政府是Popular Party,支持美國的伊拉克戰爭,而競爭者社會工人黨則要求撤出西班牙在伊拉克的軍隊??植婪腫酉勻皇竅臚üㄊ錄嘔N靼嘌姥∶?。


結果怎么樣?西班人還真把社會工人黨選上臺了。"We apologize for catching your eye."國家打仗都是為了未來,一個生育率只有1.1的國家有什么未來啊。


美國反恐戰爭是在外面打仗,歐洲也有一系列的恐怖活動,但歐洲的反恐戰爭是內戰。誰能贏?在奧地利的Linz,穆斯林要求所有女教師上課必須帶面紗。英國穆斯林要求取消大屠殺紀念日,因為這個紀念日只紀念被屠殺的猶太人,而不紀念被以色列屠殺的巴勒斯坦人。面對穆斯林的咄咄逼人,各國政府卻只是一味退讓。泰國10%的佛教徒受不了穆斯林干脆搬家了。


歐盟,"西方"婦女的生育率只有1.4,而同樣住在歐盟國家的穆斯林婦女的生育率是3.5。


第三章 Men Are from Venus: Primary Impulses vs. Secondary Impulses


這一章分析歐洲是怎么到這個地步的,為什么人不愿意生孩子。作者認為低生育率與包辦一切的大政府有關,而且與政府和精英對道德優越感的追求有關。大政府加上道德優越感,現在的局面就是加拿大和歐洲都女性化了。


1945年的加拿大皇家海軍曾經是世界第三大的水面艦隊,空軍是世界最有效率的,諾曼底登陸加拿大部隊負責最艱難的海灘。兩代人過去了,現在加拿大流行的是男人穿女人衣服。


如果你看現在西方的競選議題,除了美國共和黨以外其他所有政黨的政治主張都是關于第二本能(Secondary Impulses):政府提供的醫療保險;政府提供托兒所(2006加拿大選舉的最重要議題);政府提供的父親產假(英國)。然而卻忽略了第一本能(Primary Impulses):國防,依靠自我,家庭,生育行為。如果你不前進不繁殖你根本負擔不起那些第二本能。而絕大多數第二本能是為了滿足自我:老人最好讓政府負責照顧,別占用他們時間。


福特總統曾經說,"A government big enough to give you everything you want is big enought to take away everything from you." 但中間其實有一個過渡階段,就是政府已經大到可以給你任何你想要得到東西了,但是卻沒有大到能讓你償還這些東西。結果就是政府寅吃卯糧。美國預計2040年養老金支出將占GDP 6.8%,而希臘這個數字是25%,社會崩潰。


左派常常鼓吹道德,說多納稅就等于為社會做貢獻,少納稅就等于自私。其實這種社會培養出來的人最自私:只要他死之前都能拿到養老金,才不管下一代政府破產有什么后果。公民在這樣的社會里生活很容易上癮,很難改革。除美國之外西方其他國家都認為政府應該來運行你的醫療保險。大家在超市買東西都希望選擇越多越好,可是到了醫療保險卻放棄了選擇權。


大政府其實不是錢的問題,更是追求道德優越感的問題。其他西方國家現在追求所謂"軟力量"(soft power),而鄙視美國的硬力量。日本自二戰以后就沒有一個士兵在戰場被殺,都去唱卡拉OK"給和平一個機會"去了。"軟力量"起源于軟文化,根本原因是沒有維持自己"硬力量"的意愿。但軟力量是不能維持長久的,無法面對外來強硬的力量。9/11發生以后英國穆斯林青年上街游行,敲打汽車讓司機們跟他們一起喊"本拉登偉大"。


這種事情要放美國德州,早讓人拔槍打死了??墑竊?strong style="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英國法律不但禁止你持槍,而且面對騷擾甚至禁止你反抗。穆斯林在歐洲這么牛,在美國就沒脾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美國人比較強硬。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之所以犯罪率低,就是因為持槍率高。你讓槍支非法,結果就是只有非法的人才有搶。作者同時認為宗教信仰也重要,你要讓宗教邊緣化,那就只有邊緣人才有宗教。這就是為什么法國的穆斯林聚集區比富人區更有文化自信。


Moral Health


政府麻醉劑下的歐洲軟文化已經如此普遍:國家養老,被?;さ墓ぷ?,每年6周帶薪假期,大方的失業補助,每周工作35小時,公民已經被麻醉上癮了。政客們已經意識到這么搞下去不行,但說服不了公民,普通老百姓才不管20年后會發生什么。大政府對人的控制甚至已經到了只要他認為對你有好處什么都管的程度:不要吸煙,健康飲食!政府什么都管,幫你照顧老人和孩子,你自己就可以去泡吧什么的了。當人把個人美德全都交給政府,最終結果是這些美德將從社會消失。就算沒有穆斯林,這些被慣壞了的人民也好不了。


西方社會只有一個例外,這就是美國。然而民主黨和主流媒體對此例外卻是指責,要求美國加入世界。


其實歷史上的歐洲也是一直迷信中央集權制(statism),比如說法西斯和……都起源于歐洲。這種集權主義的本質是少數精英代替人民決定"公共價值標準"。然后是每個人都樂于在這種社會生活-有誰會不喜歡那些福利呢?問題是這些福利無法長久運行。


選擇歐洲標準的醫療保險就等于選擇得了什么病必須等很長時間才能看。而且之所以加拿大和歐洲能有錢搞這種大福利,是因為美國二戰以后接管了其防務。這樣這些國家不必在國防方面花太多錢。如果美國也像這些國家一樣,結果就是美國既沒錢搞軍事,沒錢贊助聯合國,也沒錢讓自己的國內機構為世界服務。比如說現在世界任何地方發現不明病毒,最后解決問題的是美國亞特蘭大的CDC而不是世界衛生組織。


最后作者試圖從統計角度發現人口出生率與社會結構的關系:


-首先人口跟宗教沒關系。即使在伊斯蘭世界,兩伊戰爭之后的伊朗,其出生率也降到了2.33。


-跟經濟自由度有關。歐洲的情況基本上是經濟越自由的國家出生率越高。但是,世界其他地方,香港和新加坡經濟很自由,可是出生率也很低。


-跟結婚率有關。日本結婚率高,出生率低。


-跟講英語可能有關。西方世界,英語國家的出生率高于非英語國家。


-跟穆斯林人口有關。穆斯林人口多的歐洲國家,出生率高。


真正的原因在于大政府還是小政府。比如加拿大從文化等等各個方面都很像美國,唯一區別就是加拿大是大政府。而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加拿大無論是結婚率、生子率都比美國低,老齡化速度比美國快很多。


現在不是美國要不要加入世界的問題,而是世界應該學美國。


接下來的三章講伊斯蘭在歐洲的發展,為什么歐洲穆斯林比中東穆斯林還激進的問題。這本書一共有10章。



第四章 Flying the Coop: Big Mo vs. Big Mac



1865年3月4日林肯就職演說的時候拍了張照片,幾個策劃6周之后刺殺他的人跟他同時出現在這張照片上。有時候敵人就在你身邊而你渾然不覺。今天這個時代感染非典病毒絕對不需要真去一趟亞洲。很多人指責第一世界國家借助全球化破壞第三世界,卻沒有意識到恐怖主義也是用全球化方式運行的。極端主義伊斯蘭在西方世界的傳播,不僅僅是穆斯林移民的功勞,更有幕后策劃。


伊斯蘭不僅僅是一個宗教。它是政治:伊斯蘭會議組織(OIC, Oganization of the Islamic Conference)跟歐盟,Commenwealth 和 G-7 一樣,都是領導人定期會面的國家組織。相比之下誰敢設想一個"基督教會議組織"?伊斯蘭同時也是一個法典。而對比之下基督教就沒有法律影響力,英國法典和拿破侖法典在哲學思想上十分不同。并不僅僅是圣戰潛伏在伊斯蘭教之中,而是伊斯蘭本身就是一個政治項目。


倫敦2005年7月7日的地鐵爆炸案主謀之一是在紐約一個有英國軍方背景的清真寺里面被招募的,然后送到巴基斯坦受訓??植婪腫硬恍枰袂八樟茄丫⌒幕諉攔膊邐緣?,也不需要那種對間諜的垂直指揮系統,現在完全是"連鎖經營",松散管理。


盡管西方媒體處于"文化多樣性"的考慮不愿承認,大量恐怖事件主角都有個名字是默罕默德。這些默罕默德們不必像9/11那樣直接從基地組織接受命令,有的是松散管理,有的甚至完全是自發行為。默罕默德這個名字同時是:


-西方世界很多地區最流行的男孩名字


-恐怖分子最常用名字


-西方增長最快的宗教先知的名字。


這些默罕默德們,伊斯蘭教,與西方社會之間已經滲透到了什么程度?一個例子是Abdurahman Alamoudi,此人2003年因為幫助黎巴嫩恐怖組織洗錢被捕入獄,他的身份包括:


-美國軍方的認證穆斯林隨軍牧師,隸屬沙特資金支持的"美國軍人穆斯林事務委員會"(American Muslim Armed Forces and Veterans Affairs Council)


-幫助設計了加州公立學校的三周伊斯蘭教課程


-他也是希拉里克林頓的前伊斯蘭事務顧問


CIA永遠也不可能往基地組織安插一個這樣的人物。在鞋里放炸彈的那個恐怖份子,Richard Reid,是在監獄里被轉化成伊斯蘭極端主義分子的。轉化他的是監獄牧師,是英國政府因為感到本國伊斯蘭牧師短缺,而采取"伊斯蘭教長移民快速通道"的方法引進來的。


監獄罪犯是圣戰組織的重點轉化對象。伊斯蘭教的特點是你有暴力傾向沒問題,只要是為了安拉,什么都可以做,包括奢侈生活。這樣一個宗教招人是沒有問題的,實際上還很有吸引力:你可以當它是終極全球黑幫,是后女權時代墮落形象的避難所,是新奇的東方神秘宗教,反猶太人陰謀之家,……


伊斯蘭極端主義是怎么滲透得這么快的?瓦哈比(Wahhabism)是最具有軍事性質的穆斯林教派,也是本拉登和9/11的11個恐怖份子的教派,也是沙特國教。沙特通過贊助學校和清真寺來向全世界輸出他們的這個信仰,結果就是本來不激進的穆斯林人口也變得激進了。


輸出宗教需要錢,沙特的錢恰恰來自美國。9/11之后五年內,石油價格從每桶12美元漲到70美元,沙特每天多賺5億美元。他們的最主要出口產品不是石油,是宗教。除了清真寺和學校,沙特還在美軍基地和監獄滲透,收買退休外交官,左右美國政治和媒體。作者這里直接點名老布什夫人和鮑威爾的夫人。


Global Take-out


現在西方流行文化多元主義(Multiculturalism),人人標榜自己頭腦開放,鼓吹所有文化都平等。你要真是文化多元主義者你至少也要積極去了解別的文化,瓦哈比教派怎么回事你知道么?沙特運用現代世界的一切便利,去推行他宗教。1974年石油占沙特總出口的91%,到2001年,石油占91.4%。兩萬億美元的財政收入,沒有被用來發展工業或者旅游業什么的,很多都被用來在海外發展清真寺和學校了。


2005年一個23歲的美國公民被控圖謀刺殺總統,他是在弗吉尼亞州的高中里面被轉化成極端主義穆斯林的。媒體未能報道的事實是這所高中是沙特出錢,在美國開辦的伊斯蘭沙特學院。學??緯逃繕程亟逃恐貧?,鼓吹圣戰。這所中學,和沙特在西方建立的其他學校,其一年級一道典型的練習題是這樣的:填空題,


-除__之外的其他宗教都是假的。


-伊斯蘭以外的人死后進入__。


第一題的答案是"伊斯蘭",第二題的答案是"地獄之火"。


美國總統和國務卿怎么看沙特?沙特是我們的__。對了,答案是"朋友"。


如果二戰時期德國和日本在全球開辦教堂和中學會怎么樣呢?


西方的鼓吹所謂"文化多元"的主流社會對此是縱容態度。2004年一個英國女孩要求有權在學校穿戴"jilbab"(伊斯蘭服裝,把人從頭包到腳,只露出眼睛和手),在法庭上被判決獲勝,直到2006年改變判決。布萊爾的夫人,居然和一個穆斯林極端主義團體,一起支持這個女孩。首相夫人的理由是支持"穆斯林保留自己的伊斯蘭認同"。


然而實際情況是"jilbab"根本不是什么伊斯蘭傳統服裝,這種服裝實際剛剛起源于1970年代。


當年比利時人移民加拿大的時候是新移民適應東道主國家,而現在是東道主國家去適應穆斯林移民。更嚴重的問題是這些穆斯林移民本身也要不斷適應這個越來越激進的伊斯蘭教。在西方長大的年輕穆斯林,比其父輩要激進得多,很多人同情甚至贊賞恐怖分子。7%的英國穆斯林認為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是正義的,如果是軍事目標,認同比例是16%。倫敦穆斯林的官方數字是一百萬,也就是說英國首都有7萬恐怖活動的潛在支持者。與此同時很多人支持恐怖分子的戰略目的,60%的英國穆斯林希望在英國生活在伊斯蘭教教法(sharia)之下。


伊斯蘭組織不斷要求西方政府對其讓步,盡管其與恐怖分子的理念是相同的。而在政府還樂于與之打交道,甚至認為不極端的伊斯蘭組織不是真正的伊斯蘭組織。


有人鼓吹西方文化要與伊斯蘭"共存",但現實是伊斯蘭拒絕與別的文化共存。穆斯林根本想法是把美國變成伊斯蘭國家。作者認為恐怖活動只是癥狀,意識形態才是疾病。認為西方必須致力于摧毀這個意識形態,至少要摧毀瓦哈比教派。同時為了對付這個全球化了的意識形態,作者認為應該把西方自己的意識形態也給全球化。


最后作者調侃道,這樣下去21世紀的全球化局面是,美國人開餐館,中國人開診所,沙特人開教堂。



第五章 The Anything They'll Believe In: Church vs. State



西方社會想要同化穆斯林,而實際情況是歐洲穆斯林在同化西方社會,而且早就開始熟練利用西方體制。在西方從事政治游說的穆斯林團體比伊拉克穆斯林要激進得多??植婪腫釉詘⒗緇崦揮形鞣秸庖惶追商逑?,但是到了歐洲很快學會了利用這一套社會體系去為自己服務:


-麻省最高法院判決監獄必須給穆斯林囚犯提供可蘭經。


-英國監獄改建一半以上的衛生間,因為穆斯林囚犯抗議馬桶朝向麥加,他們使用的時候必須側身很不方便。


-歐洲絕大多數穆斯林恐怖分子正是靠歐洲社會福利供養生活的,什么工作都不干,自己被捕了政府還得養活其家人。


-就算你把恐怖分子抓獲,結果到了監獄律師還要幫他捍衛自己的權利,比如抱怨伙食什么的。


The Non-Visible Minority


十字路口有一張十美元鈔票。北邊走過來的是圣誕老人,西邊是Tooth Fairy(不知道是什么神話人物),東邊是一個極端主義穆斯林,南邊是一個溫和穆斯林。請問最后誰能得到這張鈔票?


答案是極端穆斯林。因為其他三個都是虛構人物。


作者說,"溫和穆斯林"也不能說完全不存在,但更應該稱他們"靜止穆斯林",因為根本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實際上是西方政府在"代表"溫和穆斯林說話,比如禁用"伊斯蘭恐怖分子"這個說法,而必須說"濫用伊斯蘭的恐怖分子",暗示存在溫和穆斯林的絕大多數。在西方穆斯林社區中,只有那些鼓吹極端主義思想的人受到支持,而宣傳"溫和"的穆斯林則被排斥。


只有溫和穆斯林,卻沒有溫和伊斯蘭教。所有正式的伊斯蘭教學校都在講授要實行伊斯蘭教教法,要暴力圣戰。溫和穆斯林沒有話語權,你根本就不可能談論改革伊斯蘭教。同時,西方社會對極端穆斯林是迎合的,你溫和穆斯林還能干什么呢?


那些真正的溫和穆斯林都不是因為伊斯蘭教本身而溫和,而是因為其所在地區的強硬文化,比如說蘇聯政權,中國商業階級,歐洲帝國主義。是這些有自信的文化讓穆斯林溫和的。


伊斯蘭教有強硬的文化自信,就好像是一個國家,你入教就好比成為這個國家的公民,退出就等于叛國。


The Post-Christian West


在這個后基督教時代,如果一個西方人不信上帝的話,什么都可以信。比如有人信仰冬至日。在現在眾多的宗教選擇之中,伊斯蘭教,是在歐洲轉化(convert)人最多的宗教。被轉化者甚至包括歐洲世家名流之后。


一方面是如果你周圍都是穆斯林你可能也會選擇加入大多數;另一方面是很多西方人,白人,發現伊斯蘭教相當有吸引力。很多女人認為伊斯蘭教比女權主義更能給她們帶來尊重??植婪腫又杏瀉芏嘍際潛蛔說奈鞣餃?。而"轉化"也是基地組織的重要策略。


倫敦將主辦2012年奧運會,就在奧運設施旁邊,穆斯林社團正在準備建設一個最大的清真寺,可容納7萬人,之比奧運主體育場少1萬,比最大的基督教教堂多6萬7千人。資金將來自英國國內和"海外"(沙特吧估計)


The Potemkin Church


作者認為歐洲的一個問題是關于世俗化,不重視宗教,在歐洲眼里美國對宗教的堅持不但奇怪而且原始。作為保守主義者,作者顯然在這里對共和黨的宗教思想進行了辯護。



第六章 The Four Horsemen of the Eupocalpyse: Eutopia vs. Eurabia



這一章用圣經啟示錄里面的四馬夫來調侃指責歐洲政治。


歐盟是有點把歐洲建立成一個國家的意思。歐盟設計的一個最初設想就是要避免二戰時代出現的各種形式的軍國主義,但現在的歐盟相當于是對40年代的問題給出一個70年代的解決方案。這個方案的核心在于要把政治階層和民粹主義分隔開來。因為二戰的教訓是民粹主義: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都獲得了大多數的本國人的支持。也就是說今天,包括推行歐洲憲法在內,其主要思想居然是避免歐洲再出現一個被大多數人支持的希特勒。勸說選民支持歐盟憲法的時候,荷蘭首相的宣傳就是你要是不支持歐盟憲法你就等于支持大屠殺。歐洲精英政客的思想是老百姓不真正理解政治,也沒必要讓他們了解。


然而最終歐盟憲法因為法國和荷蘭全民公決否定而沒有通過。就是這樣政客們還是對民意充耳不聞。作者說,這正是福利社會的一個特點,政府拿人民當不懂事的孩子。


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認為歐盟將在2020年崩潰。作者則認為情況只能更糟,因為有"歐洲啟示錄"的"四馬夫":


-死亡:低生育率


-饑荒:社會福利體系的崩潰


-戰爭:穆斯林帶來的歐洲內戰


-征服:歐洲再次成為伊斯蘭殖民地


Death


生育率什么的不必再說了。這里強調的是歐洲人精神上的死亡。有這么好的社會福利,這么多休閑時間的情況下,歐洲人生活得并不快樂。2002年的調查顯示61%的美國人對未來樂觀,而這個比例對加拿大是43%,英國42%,法國29%,俄羅斯23%,德國15%。


作者說,過去十年內美國大報上發表的最可笑文章是2005年普林斯頓經濟學家 Paul Krugman(紐約時報專欄版還免費的時候,此人文章我最愛看,是我偶像)在紐約時報發表的《French Family Values》一文。這篇文章說,美國右派整天談論家庭價值,可是人歐洲人少工作點,多交點稅,每天有更多時間享受家庭價值。作者對此的評論是,你沒看見歐洲人連家庭都沒有,談什么家庭價值啊。


歐洲現在還有什么成就?大公司不用說了,歐洲人說大公司都是資本主義野獸。有這么多空閑時間,歐洲人發展出來什么新的藝術成就來沒有?巴赫莫扎特早沒了,50年以前還沒有這么好的福利的時候,法國流行歌曲和意大利電影都很好,現在全都美國化了??蒲??歐洲科學家都在美國大學呢。歐洲政府還喜歡"白象"式的歐洲形象工程,比如說空客380這樣的大飛機,號稱能裝500,800,甚至1000個乘客,就是不知道哪個機場能用。作者調侃說我看這飛機2015年用來大規模疏散撤離不錯。


如果生活中沒有什么重要事情去做,你的生活也就完了。歐洲缺孩子,不過那些聽著iPod喝咖啡的大人全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Famine


德國經濟,現在失業率是1930年代以來最高的,房價低迷,2005年的新車注冊比1999年少了15%。在這種情況下選民是不會跟你理性討論改革福利體系和增加人口的。2005年選舉,70%的人不希望減少福利,而是希望進一步對富人加稅。只有45%的德國人同意競爭對經濟增長和就業有好處。一個平均德國工人每年工作的總小時數比美國工人少22%。


在社會福利體系即將破產的情況下,為什么政客們就不能站出來說話,號召改革呢?這正是因為前面提到的精英政治階層與民眾隔離。政客們只會說漂亮話。過去50年以來歐洲政治已經演化到了任何真正重要的問題都不會被政客辯論的程度。各個政黨所謂的左,右,其實之間沒有顯著區別,政策都是高稅收,高失業率,高犯罪率。(這一點我聽意大利人說過,在意大利政客們基本上不辯論任何重要問題。)


War


美國曾經從一元文化發展到多元文化,但歐洲跟穆斯林移民現在不是這個路線。歐洲不是多元文化,是二元文化:西方文化和伊斯蘭。而二元文化是最不穩定的。舉了斐濟從一元變二元以后頻頻政變的例子。


巴黎2001年選了個同性戀做市長,結果被穆斯林行刺。


Conquest


作者援引歷史,公元732年法國曾經被穆斯林征服,不久的將來的歐洲會以不同方式再發生一次。原因是軟弱。


作者曾經寫過一篇專欄,說什么是現在西方人值得為之而死的事情。他收到一個法國教授的email,說這正是我們歐洲的優越性:一個你不需要為之而死的后歷史烏托邦。



第七章 The State-of-the-Art Primitive: The known unknowns vs. the knowingly unknowing


很多美國人喜歡在自己車保險杠上貼一個"FREE XZ" 標語。似乎每個人都希望能有一個"自由XZ",可你要是覺得他們真想去解放XZ就錯了。事實上如果拉姆斯菲爾德說,"解放XZ是吧,下星期四讓第叁步兵師去",這幫人就會把"FREE XZ"換成"WAR IS NOT THE ANSWER"了。在保險杠貼標語的人真正意圖是想宣揚自己的優越感。只說不做的結果就是根本就不會有什么XZ留給他們去"自由"了。


這就叫"穩定"。作者批評說,正如環保主義者相信氣候將會巨變一樣,外交政策則相信"不變"。其實"穩定"只是表面上的假相。國際事務中根本沒有什么"現狀"(status que)或者穩定。


另一個高估了的策略叫做"遏制"(containment),這是對付獨裁政權的一個昂貴策略。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后對伊拉克的策略就是遏制,12年之中每兩周例行轟炸,結果美英兩國得到的只是世人關于制裁導致餓死伊拉克兒童的指責。"遏制"政策在冷戰中被認為是成功的,"遏制了"華沙條約組織國家。但是這種政策對于那些"被遏制"的國家的人民則不叫成功,他們必須在那樣的政體內生活50年之久。這些國家也是歐洲生育率最低的國家。


所以如果再"穩定"和"遏制"一二十年,世界將進入新的黑暗時代。與過去的黑暗時代相比有很多共同點:歐洲統治者都什么也不做;都有大瘟疫(現在是伊斯蘭);都有大移民;都必須遵守容忍令(edict of toleration,當時是指必須容忍基督教,最終導致教會權利膨脹)。


但是新黑暗時代有一個重大不同:這是一個不存在擁有統治地位的超級大國的時代。美國強權消失之后將不會有新的超級大國來取代美國地位。大家普遍認為中國可能,但中國有人口減少和其他結構性問題,俄羅斯和歐洲不必提了。


伊斯蘭也不能成為強權。馬來西亞算是伊斯蘭國家里面不錯的了,可是馬哈蒂爾說:"我們自己什么都不會生產,甚至都不能管理自己的財富。"


朝鮮則是最弱的。2006年7月4日朝鮮試驗發射了數枚導彈,但是實驗是失敗的。本來設計可以打到夏威夷的只打到了日本海。其實這種沒能力不負責任還要亂打,才是最危險的。


中國變成超級強權或者伊斯蘭強權都不可怕:如果有新老板你只要學習新規則再調整自己就行了??膳碌氖敲揮星咳ǎ涸諞桓雒揮兄刃虻氖瀾韁?,存在幾個暴徒國家,輸出自己的瘋狂。


塔利班很喜歡使用斬首這個原始殺人方法,然而不僅僅是塔利班。在沙特一個人甚至因為偷車就會被斬首。2006年有人計劃對加拿大總理進行斬首,這件事幾周之后美國南部邊境四名警察被斬首。世界上有一幫人正在重新變成原始人。這種"重返原始"現象絕非偶然,作者引用National Review 編輯的話說,建設高樓大廈是西方思想,把這些高樓大廈夷為平地是極端主義伊斯蘭的思想。


但是伊斯蘭極端主義并非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實際上作為一個由十七世紀意識形態所驅動的一個21世紀政治運動,他們采用了現代化的高科技手段。


針對瀕死的西方,伊斯蘭有三個戰略:


-第一是人口


-第二是利用宗教轉化人


-第三就是把現代科技和古代仇恨結合起來


90年代,蘇丹有兩百萬人因為信奉基督教被屠殺,相當于納粹大屠殺的1/3.本拉登在蘇丹招募了不少人,蘇丹人口只有27%的識字率,但是擁有現代武器。(作者說這些武器是從伊朗進口的中國產品)伊朗2006年公開表態愿意把他的核技術傳播給其他國家。一個有手機但是怕握手的人可能不要緊,而一個怕握手,有手機,同時還有核武器的人就可怕了。而且高科技原始人哪都有。2004年英國報道說英國穆斯林青少年通過手機來收看伊拉克斬首錄像。


The Look


1914年圣誕節,正在交戰的英法兩只部隊?;?,互祝節日,合唱平安夜,然后過完節接著打。說明在戰爭中也有人性。但是對伊斯蘭極端分子這種理論不適用。作者舉了很多例子,針對平民,甚至是小學生的恐怖襲擊,恐怖分子的家人居然還引以為榮,并且受到鄰居的祝賀。極端分子中,死亡文化普遍深入,甚至是公開表態要讓兒童去做自殺炸彈。


What Part of "Know" Don't We Understand?


2003年拉姆斯菲爾德發表了他的著名講話:"存在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但是也存在未知的未知,我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的事情。"這個講話被認為不是正規英語,但其實他說的完全符合英語,而且有道理。


-9/11在沒發生以前就是"未知的未知",就算知道有年輕的阿拉伯人在美國接受飛行訓練,也很難想象他們要干什么。


-對比之下冷戰是"已知的未知",盡管你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有核戰爭,但蘑菇云大家都明白。


-現在是一個"未知的未知"的時代。比如說西方社會越來越依賴于電子信息系統,而這個系統是最容易被攻擊的。


但伊朗則是"已知的已知"。都知道伊朗正在搞核武器,而且伊朗有了以后會使用這些核武器,現在問題是西方打算怎么反應?作者還提到伊朗有意識的掩蓋自己在恐怖活動中的指紋。


Our Word Is Our Bomb


一般的邪惡力量都會給自己找一個虛假外衣,正義口號什么的。但是伊斯蘭極端主義者則完全沒有任何掩飾。


法國在反恐戰爭中表現算是最不應該激起穆斯林仇恨的了,法國油輪仍然被襲擊。然后說,"我們當然更希望攻擊美國驅逐艦,不過沒問題,因為反正他們都是異教徒。"作者認為,伊斯蘭主義,存在就是為了破壞。他們的第一選擇是殺美國和以色列人,不過別人也無所謂,反正都是異教徒。


一個沒有秩序的世界會放開所有的限制。伊斯蘭極端分子如果認為自發式的恐怖襲擊是單向的,那他們就太愚蠢了。如果一顆有核指紋的炸彈在倫敦爆炸,不用政府等反應,民間就會有人組織起來反抗。這樣的世界最終是穆斯林也會受害。



第八章 The Unipole Apart: America vs. Everyone Else



Fallujah現在是最不安全的伊拉克地區,美國人去了很可能被綁架殺死。但是作者本人在薩達姆倒臺之后不久曾經獨自去過那里,還在一個當地小店吃了一頓午飯,當地人用敵意的眼光看他,但是沒人敢動。如果是現在他去的話可能早讓人打死了。


原因很簡單。正如本拉登所說,當人們看到一匹強壯的馬和一匹弱馬,人們自然喜歡強壯馬。美軍剛剛攻進巴格達的時候大家都覺得美國是強壯馬,沒人敢動;但是隨后的表現卻越來越像弱馬了。一方面是因為宣傳失敗主義的媒體,一方面是因為布什當局希望被人看作是"富有同情心的十字軍"。在阿拉伯人想法之中"同情心"被視為軟弱。媒體則整天計算死了多少人,盡管死亡人數跟被薩達姆政權迫害死亡的人數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戰爭的目的并不是摧毀敵人的武力,是摧毀敵人的意志。只有當敵人意識到自己徹底完了,他才能停止。美國特別善于摧毀別人的武力,但是意志不行。作者認為美軍在伊拉克的最主要問題是手太軟:把薩達姆,烏代和Quesay之外的幾乎所有人都看成"人盾"不敢打。如果美軍一開始殺死更多的伊拉克社會黨員(Baathists),或者殺死更多外來的圣戰者,以后就不會有那么多平民被這幫人殺害。自己給自己縮手縮腳沒法打仗。從二戰日本和德國的經驗來看,要想真正重建一個極權國家,最好的辦法是首先徹底摧毀它。


現在世人的印象就是美國外強中干,這完全是美國自身的問題。2003年因為穆斯林抗議,加州一個天主教高中橄欖球隊把名字從"十字軍"改成"獅子"。然而與此同時,20英里之外的穆斯林球隊名字是"安拉之劍"。你以為你慷慨容忍,人家當你軟弱。


這場長期戰爭的戰場絕非僅僅在阿拉伯沙漠,而是也在球場,以及金融領域。決定戰爭勝負的綜合國力:外交,信息,軍事,經濟,和法制。美國在這幾個方面的力量如何呢?


想要了解更多海內外熱門資訊,歡迎訂閱微信公眾號:“偉世之星”。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