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商協會網

沒有閑情,哪兒來的快樂?

來源:ZALLBOOKS    發布時間:2018-11-04 10:08:21

义乌期货配资 www.855034.live


豐子愷先生是中國現代著名的漫畫家,散文家。他的繪畫,文章在幾十年滄桑風雨中保持一貫的風格:雍容恬靜,其漫畫更是膾炙人口。



圖:豐子愷“折得荷花渾忘卻”


山中避雨


文丨豐子愷


前天同了兩女孩到西湖山中游玩,天忽下雨。我們倉皇奔走,看見前方有一小廟,廟門口有三家村,其中一家是開小茶店而帶賣香煙的。我們趨之如歸。茶店雖小,茶也要一角錢一壺。但在這時候,即使兩角錢一壺,我們也不嫌貴了。?


茶越沖越淡,雨越落越大。最初因游山遇雨,覺得掃興;這時候山中阻雨的一種寂寥而深沉的趣味牽引了我的感興,反覺得比晴天游山趣味更好。所謂“山色空蒙雨亦奇”,我于此體會了這種境界的好處。然而兩個女孩子不解這種趣味,她們坐在這小茶店里躲雨,只是怨天尤人,苦悶萬狀。我無法把我所體驗的境界為她們說明,也不愿使她們“大人化”而體驗我所感的趣味。

?

茶博士坐在門口拉胡琴。除雨聲外,這是我們當時所聞的唯一的聲音。拉的是《梅花三弄》,雖然聲音摸得不大正確,拍子還拉得不錯。這好像是因為顧客稀少,他坐在門口拉這曲胡琴來代替收音機作廣告的??上艘換峋桶?,使我們所聞的只是嘈雜而冗長的雨聲。為了安慰兩個女孩子,我就去向茶博士借胡琴?!澳愕暮俳櫛遺貌緩??”他很客氣地把胡琴遞給我。?




圖:豐子愷“茅店”


我借了胡琴回茶店,兩個女孩很歡喜?!澳慊嶗??你會拉的?”我就拉給她們看。手法雖生,音階還摸得準。因為我小時候曾經請我家鄰近的柴主人阿慶教過《梅花三弄》,又請對面弄內一個裁縫司務大漢教過胡琴上的工尺。阿慶的教法很特別,他只是拉《梅花三弄》給你聽,卻不教你工尺的曲譜。他拉得很熟,但他不知工尺。我對他的拉奏望洋興嘆,始終學他不來。后來知道大漢識字,就請教他。他把小工調、正工調的音階位置寫了一張紙給我,我的胡琴拉奏由此入門。現在所以能夠摸出正確的音階者,一半由于以前略有摸 violin的經驗,一半仍是根基于大漢的教授的。在山中小茶店里的雨窗下,我用胡琴從容地(因為快了要拉錯)拉了種種西洋小曲。兩女孩和著了歌唱,好像是西湖上賣唱的,引得三家村里的人都來看。一個女孩唱著《漁光曲》,要我用胡琴去和她。我和著她拉,三家村里的青年們也齊唱起來,一時把這苦雨荒山鬧得十分溫暖。我曾經吃過七八年音樂教師飯,曾經用piano伴奏過混聲四部合唱,曾經彈過Beethoven的sonata。但是有生以來,沒有嘗過今日般的音樂的趣味。

?

兩部空黃包車拉過,被我們雇定了。我付了茶錢,還了胡琴,辭別三家村的青年們,坐上車子。油布遮蓋我面前,看不見雨景。我回味剛才的經驗,覺得胡琴這種樂器很有意思。Piano笨重如棺材,violin 要數十百元一具,制造雖精,世間有幾人能夠享用呢?胡琴只要兩三角錢一把,雖然音域沒有violin之廣,也盡夠演奏尋常小曲。雖然音色不比violin優美,裝配得法,其發音也還可聽。這種樂器在我國民間很流行,剃頭店里有之,裁縫店里有之,江北船上有之,三家村里有之。倘能多造幾個簡易而高尚的胡琴曲,使像《漁光曲》—般流行于民間,其藝術陶冶的效果,恐比學校的音樂課廣大得多呢。我離去三家村時,村里的青年們都送我上車,表示惜別。我也覺得有些兒依依。(曾經搪塞他們說:“下星期再來!”其實恐怕我此生不會再到這三家村里去吃茶且拉胡琴了。)若沒有胡琴的因緣,三家村里的青年對于我這路人有何惜別之情,而我又有何依依于這些萍水相逢的人呢?古語云:“樂以教和?!蔽易雋似甙四暌衾紙淌γ揮惺抵す餼浠?,不料這天在這荒村中實證了。


圖:無條件勞動



圖:爸爸回來了



圖:你給我削瓜我給你打扇



圖:逃避與追求



圖:冬日可愛



圖:會議



圖:步調一致



圖:kiss



圖:努力惜春華



圖:兒童不知春



圖:衣冠之威



圖:春日游杏花吹滿頭



圖:落紅不是無情物



-END-


卓爾書店


營業時間:10:00-21:00 24小時區域全天候運營
電 話:(總服務臺)027-85879999
(小維樂園)027-82838588

漢口總店地址:武漢市江岸區惠濟路3號(近市兒童醫院)

光谷店地址:武漢市東湖高新技術開發區高新大道777號 光谷公共服務中心(高新大道和光谷四路交匯處)

公交車站:澳門路惠濟路、香港路兒童醫院、惠濟路、澳門路開明路

公交線路:509、533、534、801、726、608、7、35、68、708、553、716、610等

可乘坐地鐵3號線至香港路站D出口即可到達漢口總店

長按下圖中的二維碼,點擊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關注武漢卓爾書店,獲取更多活動信息。


{ganrao}